為「咏茗堂」家大漆茶則作的買家評論

Added on by Beining Liu.

「咏茗堂」是朋友的茶鋪,不但經營茶葉,也製作茶事所需的各種器用,找掌櫃的話來說,就是「我們做的是整個的茶世間」。「咏茗堂」的虎跑工作室已經一週歲了,不長的時間中卻有大量感人的手作品,大漆葉茶則就是其中之一。

在此作為其中一件茶則的用家,同時也以一個竹器工的愛好者的身份寫一下這篇買家評論。

DSCF9408.jpg

- 咏茗堂「漆茶則再回首」製作過程原文地址鏈接

 

「再回首」也是中國美院轉塘校區外的一家食品雜貨店的名字,附中時代就是轉塘山民的我們在城鄉結合部成長——鄉野自然負責給予強健完整的生機,城市化汙濁的影響等同於加入豆湯中的那滴鹵水,而後才說藝術。樓森華老師的詩說「在轉塘轉世」,我們都在轉塘轉世,換胎換骨。城鄉結合部真是藝術都最好土壤。

我們樂意使用自然的材料,佐料是時間和雙手,這不是因為對稀缺帶來的自滿的渴慕,主要還是關心自己的來源。對自然材質和手工工藝的親近感來自我們自身軀體的血肉構成,梭羅說「尋找祖母」,我們製作器物不像是製造子孫,更加接近于為兄弟姐妹造像——我們使用自然製作我們的那些材料,模仿自然捏造我們的那種方式來製作這些器物,想探求一下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同時,人又被朝夕相處的材料影響,在處理材料的時候你必須順從它們的性格和質理,人就慢慢變得越來越像木頭、像石頭、像樹汁、像火、像泥土。說出「我已經被竹子的脾氣洗腦了」這種話的時候,就和古人說「今天的月色真好啊」那種羞怯的心情是一樣的。愛自然比愛要更謙卑順從,有可能,與其說是「被影響」,不如表述為「揭示」或者「使顯現」。《奧義書》說我們自身就是這些元素的短暫合成。而重新使用自己的手來經歷器物之所產生,或者更簡單地,去觸碰、鑑賞、使用這些器物,借助器物所蘊含地力量,這些行為就像通過念誦一首詩,把唇間的風吹進人自身的管道裏,與梵的聯繫被叫醒——樓老師說「人情就是物理,物理就是人情,兩者是一樣的」。 

樓老師又說「人沒什麼希望,因為不論是科技還是文藝,我們總是會選擇容易但是有害的,不會選擇艱難而有益的」。雞精完成對雞湯的想像,前提是嘗過雞湯的滋味,可惜,正要踏上的是憑著僅有的雞精體驗,展開尋求理想中的雞湯的偉大征程,趟過星河,擦亮長矛和鎧甲,在白晝穿過密林,夜晚在篝火旁巡邏。做茶室也罷,製造器物也罷,好像都是在扮演這麼一個孤膽騎士。照張九齡的話說,就是雖然「自有歲寒心」可還是「池潢不敢顧」,所幸盧鹿之劍可負而拔,宮羽田說馬三差一個回頭,當然在理念裏邊,處處都可以轉身,但祝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