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翻譯《越來越關心植物》

Added on by Beining Liu.

朋友問我是否有考慮把這首詩翻譯成英文。我當然不是沒有想過,可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翻譯。有時候又覺得於其翻譯過去,還不如在同一題下以英文重新寫一首。

這首詩最初是因與樓森華老師漫步林間時的對話而始,老師問及我的畢業創作可是人物畫,我說對畫人不是很感興趣,更加喜歡植物,它們既不是死的又難說是活的——由此開始對這個主題的思考。

之後的某個上午在榻上晝寢,寢畢心懷負罪感之餘就想著寫點東西,記起了早先的對話,於是打開移動電話的記事本,在上面擬著樓老師的口吻寫下了這首詩的一部分,並且發了微信朋友圈,下面假託樓老師的大名,更杜撰了《鄰居集》這部集子。爾後又增補了一些內容,稍微改動了段落——六月的畢業展覽會上,我將成稿附於畫作旁。

幾日後,樓老師同鄭心怡來看展,老師盛讚這首詩,我不曉得我那時候有沒有臉紅。他並不知道我早已盜用他的名字發過朋友圈了。

回到翻譯的話題來,而今之所以又有翻譯的打算,原因半是無才半是偷懶——首先,同一题下的英文詩久久不作,其次又吝惜先前寫下這詩的靈感,認為就是照了樣子翻译过去大概也不致太糟糕——於是就此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