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sistent Dust

Added on by Beining Liu.

       最近看到一些人造的供石,又爬山看了有趣的石頭,於是想了點和石頭有關的事。

       豫六二爻的辭說:介於石,不終日,貞吉。非但介乎石間的窘迫狀況不會終日,石本身也是須臾,作為一粒大號的塵埃,從誕生堅持到湮滅。然而對於肉身而言,石或可以作為長久的代言,從勒功典法到記遊志興,刊於石上便發洩了一種試圖對抗時間消磨的奢欲。也因為走在消逝當中,石本身便可以讀,文質兩全,刊刻了一地不可紀年的日月盈虧與洪荒秘事。

       有意思的是,我們會願意去欣賞和親近那些有著雲煙一樣飄渺形狀的石頭,這裡所玩味和崇拜的也許是石質堅硬並且全然決絕的死亡氣息,以及而後我們幻視出來的種種靈動的生意— —不像我們自己攜帶著生機悠游向死去,它是反其道而行之的,由死後生,類似一種道家修煉的屍解法——石者仙藥也。然而,縱是對著那些身形幻如雲氣的石頭,也要記得那形狀並非揉塑所致,石唯以頑而得其骨,盡是生生剜剮而成,愛恨都在一個“頑”字。

       話說回來,介於石有時反而成了一種理想的狀態、有意為之的荒蠻:石屋石室的意象、移石入居的行為,這些並非只是對先民休憩逡巡之地的童年懷戀,也是對自身生長處境的一種檢討或者標榜。水沁乎石者清、木發於石者奇,石之境似乎又變成了這種“自省式的貧瘠”得意洋洋的喻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