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 Sept 2, 2015

Added on by Beining Liu.

Update:

    Dust Gathering / 塵刹海會

    Chants / 咒

    Black Objects And Others / 黑之器與其餘

 

       關於水與灰塵的這個系列是我在一個體力勞動的重複中完成的。
       對我來說,這麼一個不斷重複的勞作好像是把一些藝術創作過程的自由和獨一無二性以及高貴的繪畫性之類的那些尊嚴給從頭到腳地奚落了一遍。就像在念一段咒,這就變得非常傻氣。要是念誦咒文,一方面,它指向的是同一個意圖,另一方面,每次的心緒和外在的環境等都不同,就好像水波從無到有,從起到伏,千差萬別又沒有差別。
       同時我也希望我的東西能有比較多的物質性,或者說有所依存的質地。工巧和才思都是其次——在我的審美里面,這兩者都是需要很隱忍的。這個“質地”就好像是身體,快感和病痛都是在它上面切實發生的。
       關於在「塵刹海會」繼續的《the Exercise Book of Emptiness》計劃,從附中以來一直受到繪畫的訓練,於其中浸淫日久,致使我在遇到一些創作的瓶頸的時候不可避免地會去反思視覺語言本身的一些機制,對此我不想說太多,因為要用文字來探討這些個視覺語言和媒介的問題,我和藝術理論專業的人相比就完全是“民科”一類的角色了。
       不過我的兵刃是視覺,在這個系列裡,我好像可以做一種“讓它上台自己去扮演自己”的這麼一件事。
       再從做東西的概念上來說,我會被邏輯的、幾何的、堅硬的東西吸引,也會被隨機的、混沌的、柔軟的東西吸引,所以我一直在和自己糾結,在這之間找一個平衡。而且我也完全不否認我希望我做的作品是美的(儘管美這個字眼現在比較尷尬),但絕對不是浪漫主義的。最近也在對自己自學畫起一貫以來的對畫面的把控做反思,於是在近期的東西中有一種避免自身直接參與到作品效果的傾向。或者說,是在開始練習一種間接的參與,在直觀的部分中,讓構成作品的物性去盡量發揮。也許和看古物有關?